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王者荣耀之踏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9-22 14:51:43

王者荣耀之踏行天下 连载中

王者荣耀之踏行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大黑阳 分类:游戏 365bet体育网_365bet是骗人的吗_365bet体育足球赌博:松塔朱雀 人气:

365bet体育网_365bet是骗人的吗_365bet体育足球赌博是松塔朱雀的小说《王者荣耀之踏行天下》此文是大黑阳原创的游戏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2018王者荣耀文学大赛·征文参赛作品】大陆之上国土无数,王者林立,有王者占据一方,有圣贤传宗授业,值此之时,盛世唐朝突然走向了灭亡,国土瞬间崩塌,大唐的王氏血脉被屠杀,十八年前一场追杀,踏天失去了最爱他的父母,好在他还有一个爱他的干娘,十八年后的他走出神兽森林,为了当年的血案,他踏上了他的传奇之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棍法不同于其他武功,就像手里的棍一样,它不像枪剑戟那样锋利无比,它没有危险的部分,棍可以是路边随手一根木头,只要你的棍法足够强大,你还会怕谁。棍法的力量在于聚势,拥有足够的聚势时间,打出的棍法更加有力,当然了不同的棍法就有不同的聚势方法,但是凭我多年来经历,最强的聚势之法也就是最简的,那就是直接林战意。我教你的这一套棍法叫‘天下’,共有九击,每一击与每一击间环环相扣,只有当你第一击打出之后才能接着打出第二击,同时每一击也是在为后面一击聚势。每一击都用不同的招式,你好好看着能领悟多少全靠你的造化。”老猿对着踏天一边演练棍法讲解着他对于棍法的看法。老猿为踏天演练的棍法是老猿自己创出来的,老猿为它取名《天下》,老猿的这一套棍法是老猿结合王者大陆上所有的棍法已经武功创出来的。

“天下……好霸气的名字。”踏天眼睛直直的盯着老猿演习的棍法,看着老猿每一步踏出都带着千斤之力,那手里用老猿灵力聚成的棍子散发着光,那是老猿口中所说的聚势了,聚势就是利用棍法将周围散步的灵力聚在一起,然后利用聚势的力量镇杀对手。若不是不是亲眼所见,踏天不会觉得《天下》这一棍法的深奥之处,天下的每一击都有不同的形态,第一击是拥有极速化出鲲鹏之声于快速中聚势,撑敌人不注意打下一击。之后就用极速赶紧离开了,天下第二击是拥有虎的力量在第一击的辅助之下展开第二击,如同猛虎下山扑击对手……

老猿的每一击的演示的很仔细,一个细节都不曾错过。踏天也很认真的全部记下去,那是一笔无上的宝库,天下的九击学会足以让踏天在神兽森林横着走,但是踏天终究是没有几日就要离开了。

“几天之后就是你的生辰了,我不知道你会觉醒什么天赋,不管到时候你决定的事什么当什么,《天下》都不可荒废了。”在王者大陆的这块地上,在每一个的十八生辰的时候,都会在觉醒拥有能力,而每一个拥有能力也都不一样,有人在觉醒的时候注定是一个农夫,觉醒锄头你说那个人不种地的话岂不是玩了。

“谨遵师父的教诲。”踏天单膝找地对着老猿说着,踏天很感谢老猿这些日子来对他照顾,踏天早就把老猿当成了师父。踏天单膝跪拜,即是在谢老猿,也是在和老猿道别,踏天知道很有可能他明天就要离开去这里了,十八岁的生辰就要来了,踏天要离开神兽森林,踏天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在回来了。

“走吧,”老猿下了逐客令。

“咚,咚,咚,老师保重。”三个响头在在水帘洞里面会绕着,老猿看着地上的踏天,老猿心里有一股暖流了,有弟子如此死而无憾。

踏天看着老猿的身影,一咬牙转身就向着水帘洞之外走去了,瀑布之水打湿了踏天的衣服,冲淡了踏天的身影。老猿若有所思的说着,“你们的孩子果然有你们的气魄。”

“呜~”踏天刚踏出水帘洞,身上湿淋淋的,他还沉浸刚才的棍法之中,踏天对于修炼之上的天赋是很强的,不然当初他刚到神兽森林的时候也不会得到能在神兽森林成长,踏天是自神兽森林隐居起来之后的第一个人类,踏天从小跟着朱雀生活,所以在踏天很小的时候就得到了火焰灵力的认可,他是神兽森林里面唯一一个能还未成年就拥有属性认可的人,就连神兽之子都比不上,踏天对于火焰灵力的认可之力比小朱雀还要强,一直得到老朱雀的喜爱。所以在踏天走出水帘洞的时候他还在领悟《天下》,身上一股直插云霄凛冽的棍力,让踏天都有着一种凌绝于天的气魄,如果这个时候老猿在这里看着的话,老猿一定会觉得欣慰的,《天下》真的可以兴起了。太入神的踏天完全没有注意到踏天一边的小白虎,正在对着他哭丧着。

“唉哟,你这是怎么了?”踏天听到小白虎的哭丧声,低头看到小白虎扑闪着一对小翅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踏天,真的是一副我见犹怜啊。踏天伸手将小白虎抱在手里把它被摸乱了的毛发柔顺。

小白虎往踏天怀里噌了一下又一下,它自出生到现在才不过短短三个月,它在一个山洞里面出生,说来很奇怪它是在一个蛋里出生的,它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有着一身的毛发了,它出生的山洞里面到处都是骨头,充满了枯骨,它很害怕,它闭着眼睛胡乱充的跑出了山洞,但是在小白虎跑出山洞之后,等待它的是各种欺凌,它被当成了玩物,因为它是从骨堆里面爬出来的,所以白虎岭的野兽都拿小白虎当怪物,没有一个人敢去吃它的,深怕被厄运缠身,小白虎每天都过着被欺凌的日子,整天都没有饭吃,只能靠着吃草吃花的日子,直到今天小白虎才算是解脱,中午的时候小白虎也是被那些野兽扔出来的,那个时候的小白虎简直是饿死了,才不管什么危险呢,迈着小短腿向着大蟒肉冲过去。

也就因为这个小白虎的日子才得到解脱,踏天是小白虎遇到的第一个对它好的人,经受了长久被欺凌,小白虎在看到踏天对于它的关心之后,就特别和它亲近。

踏天看着小白虎在他的怀里露出很开心的样子,踏天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迈着脚步向着花果山外而去了,他要回朱雀谷,去和朱雀娘亲道别了,十八年的期限快到了,他不可能一直这么赖在神兽森林,王者大陆才是他要去的地方。他要去寻找的父母,想要知道他的身世,无数次踏天问过朱雀娘亲关于他亲身父母的事情,但是朱雀娘亲都是避而不谈。

踏天走的很慢,他在看着周围的环境,很久很久他没有这么静下心来看着神兽森林了,踏天看着花果山的景色,花果山在神兽森林是出了名的美景,花果成群成片,药草在花果山也是出其的多,这和花果山随处的地势有关,花果山处在脊背之处,是龙脉的龙气通往整个山脉的必经之处,龙脉的每一处地方都有一个神兽守护,花果山守卫脊椎,朱雀谷处在龙尾之处,白虎岭立于龙脉的后脚等,唯独龙头之处是不曾有神兽守护的。

踏天看着生活了十八年的神兽森林,在这一刻踏天竟然有一点怀念,十八年也不曾这么自己的看过神兽森林的景色,花果山拥有无数而上的花景,白虎岭有的就是延绵千里的绿匆匆的树木。

不知不觉中踏天走到了白虎岭,此时的天已经渐渐的黑下来,走在白虎岭上面有一点阴森的感觉,小白虎怯怯的看着周围,看着这个它出生的地方,它的噩梦之处。

“呼,呼,呼,”白虎岭突然刮起了一阵阴风,眼见着周围的环境一下子就暗下来了,踏天看着环境的变化,一点都不稀奇,神兽森林这种事情发生过很多,只要是有一点能力都都能让人在不知道警觉的情况之下被人引向另一个地方,踏天身上散发出红色的火灵力,驱赶小白虎的惬意以及照亮周围的环境,踏天想要知道是哪位高者能在他的警觉之下把他带走,在神兽森林的他这一辈的人里面他的警觉性是算顶尖的了,在同一辈中没有人能带走他,除非是比他厉害的高手在出手。

踏天走在黑暗中,他知道这种时候你跑也没有什么用,既然你已经中招了,那就只能走到尽头,对方想要困住你,你怎么跑都没有什么用。

黑暗中一点一点光亮起,踏天他走到了尽头,踏天想都不想直接踏出那条路,踏天知道他现在还在白虎岭,只是离之前的那个地方远不知道多少,依旧是傍晚,依旧是太阳刚落一切都没有变,只是周围的环境变了。

踏天看着眼前的景物,那是一个洞,一个荒废了很久的洞穴,门口杂草从事,但是在草丛中踏天还是能依稀看到一些骷髅头,看着那骷髅头的构造,那应该是虎族的骷髅,在神兽森林踏天除了修炼之外就是研究神兽森林里面各个种族的区别和联系,结果踏天发现各个种族只见唯有头骨是最容易区别的。

踏天看着地上散落的骷髅头,以及洞内满地的枯骨,然后踏天看着怀里瑟瑟发抖的小白虎,踏天知道了有虎族之人在出手。

“嗡,”就在这个时候踏天感觉到背后有一阵阵的阴风,那种感觉很真实,踏天背后直接鸡皮疙瘩起来。身体里火灵力运转着,感受背后的凉意,踏天一步翻空朝着身后就是打出一个火掌,踏天自起身带打出火焰掌只用了一秒钟。

踏天看到在他竟然背后站着一直鬼,而且踏天看到他的火掌对那只鬼根本没有一点的用处,踏天有点头大啊,他还不想死啊,他才短短十七岁,就遇到了别人一辈子遇不到的东西,而且还是在他的生辰前几天。踏天站在那里看着鬼足足有一刻钟时间,踏天看出了那只鬼的目光一直注视着他手里的小白虎。

踏天立即联系了一下之前的时候,在他带着小白虎路过白虎岭的时候,遇到了阻截,然后就看到了一直鬼正在盯着小白虎看着。踏天看着鬼的形态那是一个人的样子,却是一个女子,踏天知道面前这个女鬼很有可能是小白虎的什么人,当年白虎族惨遭灭门,小白虎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必然是在当年由高人出手保下的。最主要的是女鬼在看到小白虎在踏天的怀里因为温暖的火灵力而睡着之后,露出满意的笑容之后,女鬼也露出了笑容。

“你好,请问你是要看小白虎吗?”踏天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看着女鬼说着,原本在踏天看来女鬼一直看着小白虎就是想要看一看小白虎的,但是当踏天刚说出一句话之后,女鬼立即就拒绝了。

“不不不,我是鬼,我会吓到它的,我只想远远的看一下它,看到它的笑容,我就很开心了。”女鬼一下子就决绝了踏天的请求,女鬼怕自己的鬼身会给小白虎带来不详,所以只是远远的看着小白虎。女鬼的声音很好听,听着差点让踏天沉沦了。

“前辈,你是小白虎的……”踏天看着女鬼的眼里满是慈祥的看着小白虎的样子,踏天就有一点好奇,面前的这个女鬼到底和小白虎的什么人?

“我是它的母亲。”女鬼竟然是小白虎的母亲,这一消息让踏天都是一惊。

“我是白虎族的族长的妻子,它是我和我丈夫最小的孩子,当年神兽森林与外界发生大战,我丈夫不忍神兽森林落在人类的手中,第一个出手抗击外族,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在我丈夫在外抗敌的时候,神兽森林内部竟然发生内乱,有人对着我白虎族下了杀手,那个时候我刚剩下它,身上一点灵力的用不上,我看着一个一个的族人被斩杀,看着我的儿子我的女儿被人钉死,我很愤怒,为了救我刚出生的孩子,我用尽一声的修为和精气将孩子封印再一个石蛋里面,只有这样我才保下了我的孩子。”女鬼对着踏天诉说着当年的往事,“我以为我已经死了,没想到我不屈的灵魂居然聚在迟迟未曾散去,最终聚成鬼魂。”

“虎前辈,”踏天听着小白虎的娘亲的话,踏天觉得神兽森林的这一做法是在是太过分了。

“嗯?前辈你这是怎么了?”就在这个时候踏天看到女鬼的身影开始变得虚幻,踏天有一点慌张起来,踏天不希望女鬼就这么散去,毕竟那是小白虎这片世界上最亲近的人。

“我的执念以了,终究是要散去,小伙子替我照顾好他。”女鬼看着自己的状态一点都没有吃惊,她似乎聚鬼而生就是希望能看到自己的儿子能过得好,就在刚刚她看到她的儿子在踏天怀里睡得很安稳,这让女鬼彻底放下心来,也终于是彻底了解了心里的苦,没有了执念鬼身支撑不住消散了,在最后一刻踏天看到了女鬼的样貌,那是一个美人,有一股王后的气质,一种母仪天下的感觉,如果当年白虎族不被灭族,或许在如今的神兽森林就是白虎族为大,以她为妖后。

“前辈好走,我会照顾好小白虎的。”踏天以火灵力冲天,燃烧虚空送虎后最后一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