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偷走我青春的你

更新时间:2019-09-22 19:55:17

偷走我青春的你 已完结

偷走我青春的你

来源:落初 作者:忻卓郁 分类:言情 365bet体育网_365bet是骗人的吗_365bet体育足球赌博:小安苏乔 人气:

《偷走我青春的你》作者:忻卓郁,言情类型小说,365bet体育网_365bet是骗人的吗_365bet体育足球赌博:小安苏乔,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苏乔北。”安与遥大喊,可是站在门口的苏乔北并没有回头。  ?不要觉得,你每一次叫我的名字,我都会站住,回过头来问你一句怎么了?即使现在你们依然是最好的朋友,即使你知道他不会跟你彻底绝交,但有一刻你还是会害怕,害怕他再也不在你的世界里充当那样的角色,害怕他待在你身边再也没有那么心安理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么多年,苏宇泽一直还保持着一个习惯,接长不短地就会给崔奶奶寄封信。当然在当年那个通讯不发达的年代安与遥她们也都收到过。不过哪怕后来家里安了固话,有了手机后,苏宇泽也依旧保持着,但只对崔奶奶一个人保持着。

只因为崔奶奶对他说过,每次撂下电话的时候就觉得身边凉飕飕地,像什么人来过又突然走了。还不如原来他给她写信的时候,她能把信实实地攥在手里反复读反复看,像是有个谁一直陪着她似的。

崔奶奶家里没有什么家具,但是却有一个一墙宽的书架,那还是上高中的时候,一次暑假,他们几个孩子一起做的,但材料都是用的一些没用的木板拼凑起来的,也没有上色。

这些年难免因为他们钉钉子钉的不结实塌过几次,但幸好都被苏乔北的父亲修好了。不过至少都是实木板还算结实,可是也因为如此招来过虫子。没准现在你去翻一本书还能发现小虫在书里结下的巢,或许它还在或许它也已经脱壳走了。

崔奶奶其实很珍惜那个书架,每天都会认真打扫,或许是因为没上过学,对于知识看得要比她们这群小辈还要珍贵。哪怕里面的字很多她都不认识,每天摸一摸都觉得自己读过一样,心里满满的。

只是因为年纪大了,眼睛越来越花,那书架检查的再仔细,也总有遗漏。初见那些小虫时觉得讨厌,见多了又觉得自己与它们有点同命相怜,都像是被关在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里,等待着侥幸被人发现或想起的,世间的一个渺小生物。

很多人都曾说给崔奶奶买个好的书架,但崔奶奶却一直舍不得换,即使苏宇泽说也没用。书架上的书有一部分是苏宇泽上学时候的课本,但很大部分还是后来苏宇泽断断续续买回来的,有些是按照崔奶奶喜好买的,有些是按苏宇泽自己喜好买的。虽然不好找到但是里面也掺着几本安与遥和隔壁那俩兄弟的。

但总有个角落是那么醒目,那些格子里放的全是这些年来苏宇泽寄给她的信。虽然绝大部分已经皱了,但那也是崔奶奶想尽各种方法压到最平的了。

安与遥犹记得,崔奶奶还向她借过胶带和字典,跟她请教了很多文字,她不要的用过的作业本都在崔奶奶那里,被崔奶奶闲着的时候,一个人努力琢磨认真学着。后来安与遥干脆把字典送给了崔奶奶,她便一直用隔壁苏家兄弟那本。

崔奶奶只有苏宇泽爸爸这一个孩子,虽然常年在外,但也无需她牵挂太多。所以她的大部分时间里不是跟邻居一起歇着,就是看那书架上的书和苏宇泽寄给她的信。尤其是这两年,村子里很多住户都搬到了县城里,没搬走的也早起贪黑的在外工作,陪崔奶奶说说话的人更少了。

安与遥跟谁都没提起过,刚上大专那会儿她还收到过崔奶奶给她寄的信,她们来来往往还聊过几次。那段对于安与遥非常难熬的日子,崔奶奶于她甚至超过了母亲。

人生中总会有那种时候,因为羞愧,越亲的人越不敢联系,越不敢面对。甚至希望人们就那样把她放任自流着,不管不顾着,自生自灭着。

高考成绩下来后,安与遥甚至想死的心都有了,或许每一个没考好的孩子都曾经在那样的心情边缘待过。那个不知道还可不可以称之为暑假的一大长段假期里,安与遥常常想离家出走,想去打工去赚钱,也跟母亲提起过,但被母亲拒绝了。

那一年,七八月份的阳光耀眼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横冲直撞,那时候的青春一直是那样,没有什么是应该害怕的。可是从上幼儿班第一天开始就向往的世界那时候突然变得越来越模糊了,十几年盼望着长大,一直新鲜着,兴奋着,悸动着,却在一瞬间全被眼泪淹没了。

害怕开始从清晨到深夜汹涌而来,每一个人朝她看过来的目光,每一个人向她说得任何一句话,越是善意,越觉得心里有块石头在慢慢膨胀,好像有个人稍微说话大点声那块石头都能落下来,“嗙”一声,就会看见头破血流。

那一年最终她自私的上了专科的学校,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和苏乔北和小安他们联系的少了一些,虽然被他们没少骂过,但毕竟也天南海北着,并未觉得过分的疏远。

第一次收到崔***来信,安与遥真的非常意外,不是她母亲,不是小安,不是苏乔北,而是崔奶奶,那个虽然经常收信但是很少写信的人,只有苏宇泽才有那个荣幸能收到她信的人。

一开始安与遥真的以为是崔奶奶想给苏宇泽寄结果寄错了,可是打开信才知道就是写给她的。以至于到现在安与遥都能背出一些来。

“最近眼睛有些花了,总是想起你小时候放学在我院里给我读书听的时候。那时候蝉不知道躲在哪里,总是知了知了的替我叫着。我年长你四轮多,却也有羞愧不肯开口的时候,不懂装懂着。或许比起你念的书,更喜欢看你眉飞色舞念书时的样子。你还记不记得你那时候自己念着念着就咯吱咯吱笑了,我没听出什么门道来,但是看见你那个样子也再难抑制住笑容。掉儿啊,奶奶很想念你那时候的样子,很想念。”

“前两天院里的核桃树结果了,你一定想看看吧。还能数清已经多少年过去了吗?从你种下它到发芽长大,每年都期盼着这一刻,现在终于要有所收获了。六年,很漫长的光阴,我们都处在等待的状态,即使焦急,遗憾,也必须按住情绪耐心地等待着。可即使这样,也不是所有的等待能换来结果,依如现在赶不回来在学校的你。掉儿啊,可即便这样你也不要伤心,灰头丧气,因为总会在一个来年,你会看见属于你的硕果累累。”

安与遥不想再去做这些回忆,因为往往一个人开始回忆就意味着已经失去,可是她还不想,所以她跑出了崔***病房,没再去听苏宇泽说了什么。

要不是她们陪苏宇泽吃完晚饭回来,崔奶奶突然提起,苏宇泽前几天寄给她的信她还没收到,说她想看。安与遥也不会想起这些。

可是坐在奶奶床边的苏宇泽一直低着头,眼泪簌簌的掉着,因为极度惭愧。

最近两年其实苏宇泽给奶奶写信已经没那么频繁了,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间隔的时间越来越长,而且并不全是因为忙。

可能这人没待在自己身边,就是容易遗忘。甚至现在信上的内容也是草草了事。依如前几天给奶奶寄的信上,其实也不过短短几句话。

奶奶我很好,我很想你,你身体还好吗?爸爸妈妈也一直挺好的,你不用担心。

苏宇泽都无法说出口,就那些文字怎么配得上奶奶对他的期待和朝思暮想。

关于想念,其实并不是一件非常容易发生的事情,我们却常常挂在嘴边,不管是才见过还是有些日子没见的人,关系走到哪一步,总有人喜欢问一句:“想我了吗?”,对方会出于礼貌顺口回答一句想。然而很多时候我们并没有想起那个我们说想念的人。

?苏宇泽尤其惭愧,在信里每次无论写些什么,都会写上一句他对***想念,然而真的是少之又少回老家看望过奶奶。他的这种想念怎么能让他抬起头来。奶奶却轻轻地抚摸上他的头说:“我都没好好陪过你,为你做过几顿饭,裁过几件衣裳,你就这么大了。”

?苏宇泽终是忍不住跑出了***病房,安与遥,苏乔北,苏明安那时就蹲在门外,都是一脸的凝重。见苏宇泽出来都站起了身子,结果苏宇泽却蹲下身子抱头痛哭。谁也想安慰他,可是谁也没有上前。因为谁也清楚,这种伤感无法阻拦,因为他们也都已被感染。

好久好久苏宇泽的情绪才稍好些,说了句:“我以后要真想她了怎么办?”

以前经历过那么多的离别,却没把死亡也算作是一种离别。或许在参与其他人家死亡的场景时没有太多的实感。以前的离别或许只可称作为送别,因为终是会有能再见的一天。而死亡这种离别,再相见也只能是在想念里。

其实想念一个人真的也好简单,在你即将失去和刚失去那个人的时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