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狂花傲剑决

更新时间:2019-09-21 23:03:19

狂花傲剑决 连载中

狂花傲剑决

来源:落初 作者:红领巾蒙面侠 分类:武侠 365bet体育网_365bet是骗人的吗_365bet体育足球赌博:醉汉铃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红领巾蒙面侠原创的武侠小说《狂花傲剑决》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醉汉铃两位365bet体育网_365bet是骗人的吗_365bet体育足球赌博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狂花一剑斗四鬼,英姿义胆谁人敌。

眼见两位兄长渐渐落败,在一旁观战的老四老五也先后纷纷加入了围攻李曼青的战团。

原本以李曼青的武艺仅仅只能压过一线这毒掌老二与银枪老三的联手,结果现在多了老四老五两人围攻,形势一瞬间就被这四人逆转。

此刻,纵使李曼青把剑招舞得再快也难以招架这四鬼合力围攻。

“不愧是天门老儿的关门弟子,血花铃你能在京师重兵包围之下把犯人救走,其本事可见确实非凡,不过,在这汝州城里你再厉害也难敌我们兄弟联手!”就在五个人激战正酣的时候,大门外一个洪亮的声音猛然传来。

而且来人似乎为了炫耀自己功力在喊话的同时还加了几分内劲进去。

外行人听不出来,但是李曼青一听这个声音就暗道不妙,非常的不妙!

强敌一个接一个出现,她心里不断叫苦今夜恐怕真是难逃一劫了。

“刺史大人!就是这女人放走了犯人,卑职认为城里这些火也是她放的!可怜我一干手下十有七八都葬身火海!”刚进门口,一名衙门管事便跪倒在此人面人,掩面哭诉。

“废物!滚一边去!”

一脚踹翻这名衙门管事,身形壮硕的汝州刺史同时也是这五鬼的老大迈着得意的步子缓缓到了五人缠斗的旁边,笑道:“生擒血花铃,我们进京师找景大人请功,区区这点损失根本不算什么!”

言罢,他把官服一撩,不顾自己身份直接就加入了战团。

五鬼老大突如其来的出击让围攻李曼青的四鬼吓了一跳,一个个急忙撤招后退。

原因无他,他们都清楚自己大哥的性格,那一套旋风腿法扫出来不单威猛无比且范围极广,要是不小心被踹上一脚少说也得伤筋断骨。

“无耻!”

李曼青本已经被四鬼联手逼到了绝境,见到此刻竟然又来了一个更加厉害的角色是又怒又无奈。

当下,疲伤交加之下的她再也抵挡不住,看着敌人刚猛腿法袭来,剑招一乱再乱,三招过后竟然被强敌一腿扫中后背,狂吐一口鲜血整个人被踢飞了出去。

正在这时候,外面的许卓文拍马赶到,正好目睹了李曼青被击中的一幕,当下也顾不得自己伤势,踏着马背纵身飞扑堪堪接住了身受重伤的李曼青双双滚落在地。

“你......你怎么回来了?走啊!他们太厉害......我......”在许卓文怀里,李曼青一句话没说完就又吐了一口鲜血,接着便是身子一软晕死过去。

强敌环伺,许卓文把晕倒的李曼青轻轻放到地上,抬头淡淡对面前的汝州五鬼,道:“常氏兄弟可还记得许某。”

借着火把的微光,汝州这西山五鬼渐渐看清面前立着的人赫然是当年军中威名显赫的先锋大将许卓文!

“你......你不是死了吗?”

面上虽然是惊异,但是此时的五鬼老大却是在暗中观察眼前的许卓文,心里寻思:如果按他以前急先锋的行事风格恐怕自己兄弟五人早就人头落地了……

等他再看到许卓文那一双颤抖的手掌之时,不由哈哈一笑,道:

“哈哈哈!许卓文,没想到你也有今天!一年前在皇城你败于你师兄之手一身玄功尽废,如已经成了没用的废人,如今你胆敢跑来捻我们弟兄几人的虎须想必也是昏了头了!”

“大哥,这事我怎么没听你提过?”一旁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年纪最小的老五此刻听到自己大哥说到这事急忙振了下心神求证,道。

“老五,你小子除了喝酒玩女人,什么时候关心过正事,当日我和大哥在亲军指挥使大人府上亲耳听说的,当时我们弟兄俩还替他惋惜了好一阵。”

一直没说话的毒掌老二,此时也站到了老大的身后狞笑着给自己兄弟解释道。

就在这几兄弟话说的时候,许卓文习惯性的摸向自己腰间,想要取个酒葫芦喝上一口,却没想到摸了一个空。

这里他不由摇头哭笑,唯一能镇住自己经脉伤痛好酒已经没有了,眼前的几个强敌又该如何去打退......

“一个血花铃已经够升官发财了,没想到还来一个叛逃大将!哈哈哈哈!兄弟几个今晚是走了大运了!”

性格最阴狠毒辣的银枪老三此时哈哈一笑,提起银枪便朝着许卓文奔去,嘴里还喊道:“你们歇一歇待我去擒了那两人献给大哥!”

“三弟小心啊!”

老大知道这三弟虽然性格阴狠毒辣但是打起来却有点莽撞,许卓文虽说已经功力全失,但是他还是有些担心如果有什么意外于是开口提醒。

就在身后兄弟几个在为老三担心的时候,只听得那银枪老三一声狂笑:“哈哈哈哈!果然不堪一击!”

面对来银枪老三的攻势,许卓文竟然在短短几招招之后就被他用枪杆拍飞了出去,其武功果然不在!当下几人才放下心来。

“拿下!”

见到大局已定银枪老三随即收招指着旁边的几个兵卒喝道。

身体经络各处剧痛似刀割剑削一般,忍着巨疼许卓文望了一眼晕倒在自己不远处的李曼青,轻轻拿起掉落在他身边的那柄残剑,叹道:“今日只怕你我只能活一个了......”

言罢,他伸手入怀,扯开之前李曼青给他的药囊伸手便抓出一把塞入口中。

场中,常家老大武功最高眼力也是最好,看到许卓文塞了什么东西进嘴里,心里瞬间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他正要开口提醒,猛然发现许卓文已经站了起来且神态诡异!

头顶冒着白烟,一张原本苍白如纸的脸此刻却红的差点滴出血来。

一阵寒风袭来卷起沙尘落叶,银枪老三还没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便只感觉脖颈突然一凉,紧接着便是一阵剧痛传遍全身。

双眼圆睁,血液仿佛是喷泉一般从脖颈处涌出,此时此刻他至死也不敢相信当今世上竟然会有如此之快的身法和剑法!

“天罡七杀剑.....”

惊怒交加,常家老大此时双目血红欲出,许卓文这套赖以成名的剑法他早就略有耳闻,只是没想到剑招会快到让人反应不过来,可怜自家老三就这么不明不白地送了性命!

“还我三弟命来!”

兄弟毙命,毒掌老二此时动怒如狂周身毒雾弥漫,一身毒功被他狂崔到了十成境界。

接着,只见他猛然拔地而起朝着许卓文面门便是迎头一掌。

“二弟,不要!”

“大悲手!”

剑眉轻扬星目如水,许卓文出手如电,那毒掌老二的一掌还未拍到,便看到许卓文一手扬空,万钧掌力隔空直击毒掌老二胸口,只听到他在半空中哇一声惨叫,胸骨瞬间塌陷,接着整个人直直撞向府衙墙柱成了一滩肉泥血水。

扑通!扑通!

此时,离许卓文最近的老四老五双脚突然一软齐齐跪倒,立刻头如捣蒜大哭求饶。

“聚匪敛财残杀百姓祸国殃民留你们不得!”

许卓文一闪身落到两人当中,手中长剑轻转,刷刷又是两颗人头滚落在地。

周围一众铁卫兵卒则均被眼前这般鬼神手段的许卓文吓得手足冰凉肝胆俱裂,抖如筛糠哪里还记得上去帮忙。

“老子,跟你拼了!”

常氏老大看着许卓文在须臾间就杀了自家弟兄四人,情知自己肯定也是难逃一死。

想到这里他再没别的出路,唯有把毕生功力催至顶峰,一套家传腿法更是使出了前所未有的威力,朝着许卓文奔袭而来。

而许卓文此刻亦不敢托大去硬接着足以分金碎玉的威猛腿法,只是一边躲避游走,一边伺机而动!

“怎么了?刚刚的气势呢?好小子,你有种接招啊!”

常氏老大狂吼着踏着追风步法贴上许卓文便是一番狂踢猛攻。

但是,常氏老大每次都以为要得手的时候却总被许卓文那古怪的身法险险躲开,这一来二往他久攻不下顿时气得哇哇直叫!

轰轰轰!

腿功威猛霸道举世罕见,州府衙门的青石地板经不住这常氏老大的一顿踩踏纷纷破碎爆裂。

“你再躲!你再躲!我就一脚把这女娃踏成肉泥!”嘶吼着,常氏老大突然不再追击而是喘着粗气指着躺在地上的李曼青许朝许卓文怒道。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双方话语一出口均是立刻身形急动,常氏老大是朝着李曼青躺着的地方奔去,许卓文则是紧随他旁边试图拦阻。

就在这时,常氏老大突然招式方向一改,朝着身边的许卓文下盘便扫了过来,许卓文深知接下来的比斗他已经不能再躲,就算拼着全身经脉尽碎也的先毙了这强人!

“受死!”

常氏老大大喊一声,下盘攻势那一脚扫空就像是他早就预料到了一样,下一招只见他身子狂转数圈,威力刚猛无匹的一脚又朝着许卓文胸口便扫了过去。

正所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常氏老大的这一连环攻势最后一招扫出才发现许卓文早已经洞悉先机。

只见许卓文身子一侧弃了手中长剑双掌变爪,一手爪脚腕,一手爪膝盖,就势这么一拖!常氏老大和许卓文同时跌落地上。

一般情况下,双手的力量如何压制得了借了地势的双腿力量,只是这一刻就连常氏老大都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

许卓文这一刻运起平生功力,一阵阵源源不断的炽热内劲透过爪力压得常氏老大动弹不得!

狂风四起,只听得许卓文爆喝一声,常氏老大的一条灌满内劲的腿竟然被他硬生生折成三截,腿骨尽碎常氏老大面如死灰滚在地上再也起不来。

“烈阳真气......你......你究竟是何人?你......”

话刚出口,常氏老大双眼珠凸起,面容一阵扭曲,一口气吸没上来,头一歪竟然就此断气死去。

双方内力比拼,许卓文借着李曼青的七宝回魂丹药效短暂恢复经脉活性,这股许卓文爆发出来的烈阳真气更是直接透过下肢直冲常氏老大五脏六腑让他瞬间毙命。

强敌俱灭,许卓文精神一松,胸口一阵血气翻腾冲着喉头便要上涌,定了定心神把这股子血气压了下去之后,环顾四周兵卒,勉力冷冷说道:“恶首已经伏诛,你们还要继续在汝州城助纣为虐吗?”

此话一出,那些看呆了的兵卒纷纷回过神来,丢掉手中兵刃四下逃命去了,生怕眼前这人一个不高兴连自己也宰了。

前路茫茫,叫人放眼望去更是一片无边黑暗,迎着天上飘落的点点雪花,许卓文怀里裹着不省人事的李曼青两人一马行走在荒山野地。

他用尽最后一点残存功力替李曼青把手臂上的毒逼出来之后,此刻是真的伤疲交加到了极点。

在马背上用最后一丝意识把李曼青裹紧在怀里,一阵刺骨寒风袭来,他只觉得眼里那唯一的一点星光都消失不见天地更是开始颠倒旋转,接着便是双眼一黑双双栽倒在雪地。

不知晕了多久,当李曼青悠悠转醒的时候东方此时已经升起了鱼肚白,缓缓爬起来却发现自己身下还躺着还一个人,借着朝阳她看清身下之人不禁惊呼一声!

“许卓文!你......你怎么了?”

触手间一片滚烫,收回手的时候李曼青更是惊讶的发现许卓文似乎在流着血汗,自己手掌竟然已是一片猩红。

眼睁睁看着许卓文周身气血借着汗水不断向体外涌出,李曼青深知一个人血量再多也经不住这般狂飙啊!

只是当下她也弄不清许卓文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手足无措急的是直掉泪。

刚想站起来把许卓文背去找人医治,李曼青却赫然发现自己的四肢竟然使不出半点力气更别说背起眼前这个一百多斤的大男人了。

噗!强用力气牵动内伤,李曼青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时候她才想起自己也是身受重伤命在旦夕。

环顾四周,身处荒野四周渺无人烟,这一刻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莫非我俩真的要死在这里......”

一阵冷风袭来,李曼青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遍体生寒更无力抗拒这刮骨寒风,叹息一声她只能再次软软倒在许卓文身上,想到如此死在一起或许在黄泉路上也不算是孤魂野鬼了......

倒下的时候,她看到那个挂在许卓文腰际空空如也的药囊的时候,不由苦笑道:“你当真是个傻人......连命都不要了的傻人......”

就在李曼青彻底合上眼的最后一刻,朦胧间她似乎看到了一条黑影四肢着地朝着自己这边狂奔而来,那是一条饿到了极点的灰毛野狼。

葬身狼腹?

不,灵台最后一丝意识告诉她,就算死也不能死在这畜生口里。

待到野狼靠近作势要扑之际,李曼青猛然睁开双目,运掌成刀朝着那张咧开满嘴獠牙的狼头劈去。

咔擦!

掌力未至,李曼青眼里那只野狼前扑的身子突然一僵,发出嗷一的声被人一箭射穿了心脏倒地挣扎了几下便死了。

自此,李曼青再也支撑不住倒头昏死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