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至暗之潮

更新时间:2019-09-17 15:59:06

至暗之潮 连载中

至暗之潮

来源:落初 作者:暗色羔羊 分类:奇幻 365bet体育网_365bet是骗人的吗_365bet体育足球赌博:奥玛伯爵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至暗之潮》的小说,是作者暗色羔羊创作的奇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黑夜降临,世界即将被吞没,所有人都丧失了希望。你们只剩最后的一点微光,放弃吧。”“即使所有人都已放弃,我也不会放弃。这点光是我们人类对自由的向往,虽然微弱,但会永远燃烧下去,直到点亮整个黑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比武审判的后续事宜自然由罗勒公爵与他的部下们处置,本不需要莱昂再操心,可事情和他预计的不太一样。

光是和尼克道别就用掉了差不多一小时。那孩子泣不成声,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感激之情无比诚挚,不带丝毫虚伪。他还要拿出更实质的东西来表达谢意,金子,父亲遗留下来的家传长剑与盾牌,甚至家族封地的税收,莱昂费了好大的劲才在不伤害男孩自尊心的情况下统统婉拒掉。

除此之外,听说莱昂是一名星辰卫士之后——虽然严格说起来,暂时还不是,但没什么区别——被他打倒过竟然也成了那些骑士与士兵们吹嘘的资本。莱昂大人只用眼神就让我倒下;这不算什么,我被莱昂大人一击打倒;我比你们都要强,莱昂大人的拳头落在我身上足足三下——诸如此类对话听得他目瞪口呆。

我几时用过拳头?我会傻到赤手空拳去跟全副武装的人打?眼神让人倒下又是什么伎俩?他记得自己自始至终用的都是剑。对手个个都是全副武装的,要不是手头有这柄十六岁时亚伦赠送的长剑,刚才的战斗得艰难上许多。

达欧清醒过来之后,捧起成了两半的战锤,单膝跪在莱昂面前。此刻的他简直堪称礼仪的典范:“大人,我要把这柄战锤挂在厅堂里,成为我们家族的传家宝,并且把我的下一个孩子取名为莱昂。”

那我衷心祝福你永远别有下一个孩子,如此希望当然不能出口,莱昂只得装作突然对天气感兴趣的样子,抬头研究云朵的形状。

亚伦那边的情况有过之而无不及。星辰卫士的队长竟然大驾光临,镇上全部女性加一大半的男性纷纷涌到平时唯恐避之不及的麦肯伯爵城堡前,只为能远远看上一眼。少数幸运儿有机会握一下手,或者拥抱一个,甚至得到他亲口的几句祝福,立即会成为身旁众人尖叫的对象。

等他们终于能上路,时间已过去整整两个小时。与亚伦在林间大道上并驾缓缓而行,莱昂心有余悸地回头看了眼小镇,依依不舍的人群尚未散去。“您很受欢迎哪队长大人,”他调侃道,“别说镇上的女性,连母猫都统统到街上来了。”

说完他又回了下头,队伍里没谁吭声,但一众士兵的不屑、不满与鄙视一望可知。这些士兵来自都城守备队,是亚伦带出来寻找他的。在他们的心目中,队长的声望之高恐怕连女王陛下也没法相提并论。

“是啊,”亚伦忧郁地轻叹,“浪费了两个小时,我们得加紧了。毕竟按照历史记载,塞尔兹王国到目前为止,还从没出现过赴任迟到的星辰卫士。对了,罗勒大人让我转告你,说尼克的事可以放心,他保证会主持公道。”

莱昂心知肚明,造成目前麻烦的主要原因不是这两个小时,而是自己在此耽搁了整整五天。只是亚伦绝不会当面说出来,甚至不会让语气和神情掺入任何指责的意味。何况这次帮助一个男孩赢回了正义,是相当正经又重要的事,说是耽搁未免不近人情。

“其实,我本来不会和尼克扯上关系,”他稍稍放松缰绳,“那天天气很热,我只想找个地方喝一杯,谁知碰上了件怪事。”

“什么怪事?”

“我端起满满一杯麦酒正要喝,突然听到杯子里的酒会说话。当时我吓了一大跳,把整杯酒打翻在了那孩子脑袋上。”

把当时的经历说出来,莱昂料到自己肯定要被嘲笑。果然,身后顿时炸了锅,骤然爆发的大笑过后,都城守备队的士兵们议论纷纷,嘈杂的人声惊起道旁林中大群飞鸟。

亚伦在马上略略欠身,所有的笑声当即止歇,连众人的坐骑也不再嘶鸣。他神态认真地问道:“这可不寻常。你没弄错吧,莱昂?”

“不会,听得清清楚楚,是个女孩的声音。那个声音说,‘骑士先生,别喝!’”

“听起来像是恶作剧。你确定发出声音的是酒,而不是酒杯,或者别的什么?”

“确定。酒杯倒空了后那声音就消失,我要第二杯酒的时候那声音又出现,说的是‘都叫你别喝了,听我说。我需要你尽快来找我,我在一个月亮被长枪贯穿的地方。’很奇怪的声音,只有我一个人能听到,就好像直接在脑子里说话一样。”

当时的印象太深,虽然已经过去五天之久,莱昂仍记得清清楚楚。对自己的记忆力,他向来引以为傲,程度比灵能或者剑术上的造诣更甚。

亚伦一怔:“月亮被长枪贯穿?”

“怎么,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不,不知道,从来没听说过,”顿了顿,亚伦又问道,“那之后喝酒的时候,声音还会出现吗?”

反应有点奇怪,看那表情分明是联想到了什么,然而亚伦是不会对自己说谎的。“不知道。因为感觉怪怪的,我一个人有点儿害怕,”莱昂老实承认,“所以从那天起直到现在,我没碰过一滴酒。幸好吃东西喝水时没问题,否则我现在多半已经饿死了。”

“五天?”亚伦轻轻地“哇哦”了一声,“真难得。现在我和大家都在你身边,你不是一个人了,要不要来一点?是上好的琥珀酒。”

莱昂想也没想:“当然!”

身后的队伍里,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男孩打马赶上他们俩,递来一个皮酒袋。“我是亚伦大人的侍从安柏,”男孩略一欠身算是行礼,目光却不怎么友善,“这是他特意带来给您的,尽管您耽误了行程,让大人担心好几天。”

莱昂接过酒袋,见到上面绘有一支熄灭的黑色蜡烛。拔出塞子,馥郁的麦香与水果香气直钻鼻孔,令心情顿时舒畅。他有了逗一逗小孩子的想法:“这袋酒对你来说太重了,对吗,小子?”

“没那回事!”男孩怒目而视,“为亚伦大人服务是很高的荣誉,再多的酒也不会觉得重。还有,我不叫小子,我说过了,我叫安柏!”

“好的小子,我会记住。”莱昂说着举起酒袋。目前为止一切正常,酒香实在难忍,他仰脖子灌了一大口。

“怎么样?”亚伦问。

一点问题都没有,莱昂正要这么回答,那害得他好几天滴酒未沾的声音再度于脑中浮现,这次听起来相当急躁:“行行好吧,快,行行好,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莱昂下意识地回了一句。

声音陡然抬高:“杀掉他,就在你身边,杀掉那个叫亚伦的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