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萌医

更新时间:2019-09-22 14:51:34

萌医 已完结

萌医

来源:落初 作者:酥脆栗子 分类:科幻 365bet体育网_365bet是骗人的吗_365bet体育足球赌博:苏洛洛马丁 人气:

完结小说《萌医》是酥脆栗子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类小说,故事中的365bet体育网_365bet是骗人的吗_365bet体育足球赌博是苏洛洛马丁,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苏洛洛本体缩小穿越到未来,生活几经波折,偶然进入《求胜》虚拟游戏,最终成为了职业玩家谋生。本随便注册了个牧师,靠着副职业药师,想当生活玩家老老实实赚点粮食钱,不想,一个亮晶晶的‘坑爹机缘’砸在她头上:  账户被封,人物被改,一朝惨回解放前。  洛洛:(>﹏<)。  于是一个变成正太的妹纸,带着二流金手指,晚近游戏半年却依旧默默混出‘圣奶妈’名号。以至于后世玩家声称:一奶在手,全场无忧。    (PS:未来生活+竞技网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气氛有些怪异的夜晚之后,将近十多天的时间,苏洛洛虽有心想继续深入探讨,奈何大修女并没有这方面的意思,没了实质Xing的后续进展。又是一天,太阳依旧挂在湛蓝的天空之上,几日不雨,空气中的含水量降低,地面开始变得有些毛躁,阳光悄然地爬进了修女孤儿院的卧室,苏洛洛住着的地方,印在她被毛躁的长发盖住的大半脸上,小|嘴微张,若有若无地能看到唇角闪出一线晶亮,薄毯卷成了一个圆柱型被她紧紧地抱住,粉色的睡裙缩成团状,白|皙的小|腿搭在薄毯上,此时的苏洛洛正在安睡。

“砰砰砰——”大力的撞击声,苏洛洛没动。

响了大概两分种的时间后,世界重归平静,可三分钟后……

“苏洛洛,懒洛洛,大睡神,起来了!起床了!快点!!!”比一开始暴躁数倍的撞击开始了,甚至还配上了男孩尖锐的破音。

苏洛洛被这执着的敲门声给惊醒了,她闭着眼睛坐了起来,右手抓了抓长发让它别偏在前面挡住脸,左手扯了扯被睡歪到后面去的银色项链,然后眯起眼睛,两只小手撑着床铺一跃而下,随便套了一双大拖鞋向房门走去。

越靠近房门,尖锐的破音越发刺耳,苏洛洛一边走一边挖了挖耳朵,忍无可忍地吼了一句:“起来了,别喊了!”

外面瞬间平静下来,几秒后右手已经握到手柄上的苏洛洛,听见外面音量不低的嘀咕:

“你说她起来了么?”

“刚刚她不是回答‘起来了’么……”

“可你忘记了么?上回还有上上回她也是回答‘起来了’,结果我们在外面干等了大半小时,还被修女们责备了一番,就因为她答完后倒头回床上睡了一个回笼觉。”

“那,那……要不我们继续喊?”

“嗯,好主意……”

好,好注意个P啊!苏洛洛听到这里,为了不让自己的耳朵继续受到荼毒,她猛地将房门一拉开,抬头,就看见两个在做准备工作的小正太,僵在原地,目瞪口呆地看着她,黑发风南正在拉扯自己的领结,似乎想扯松一点好方便发音,而金发南彭澎,已经完成了收腹、挺胸、踮脚、张嘴的工作,看样子只等最后一声狮子吼了。

苏洛洛看着两张凝固的脸,有点想笑但面不改色,干巴巴地说:“我起来了。”

“咳咳……”像是暂停的电影重新开始播放了般,风南和南彭澎两人突然有了反应。南彭澎,犹如一个已经涨得满满的皮球,却被突如其来地戳了一针一样,泄气太快导致咳嗽停不下来,至于风南嘛,由于他的手腕紧张得向外抽了一下,犯下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脖子都快被领带给勒青了。于是,一前一后的,一个是弯腰死命咳嗽,一个是叉腰大喘气。

苏洛洛憋笑,继续保持面瘫,淡定地说:“走吧。”

“嗯,快点,赶紧的换下正式的衣服,带你去见大人物,嗯,要是今天害的我们又被耽搁被骂了,你试试看。”南彭澎止住咳嗽,第一个发出嘲讽模式。

苏洛洛低头,捂住嘴点点头。

“你嘲笑我,是吧?”南彭澎又敏感了,嗓音提了起来。

“没有,没……”苏洛洛的表情瞬回面瘫,然后抬头证明,这才让南彭澎没有继续废话。

苏洛洛慢香香地从门口走到几米远的小衣柜,从第三层找了一条粉蓝色的连衣裙,从第二层找到一双袜子,又从最下面一层抽|出一双亮色的小皮鞋,然后飞快地把睡裙往上一脱,扬手丢到不远处的床上,她听到外面有响起了咳嗽声,但并未理会,而是迅速拿起粉蓝色的连衣裙,一骨碌地将连衣裙从头套到脚,把袜子穿上,两只小脚直接塞进略微有点大的亮色皮鞋,活动了下脚踝。

对于不太合身的鞋子,苏洛洛表示很习惯,毕竟平时的孤儿院分配的衣服,质量好点的就几乎没有新的、合身的,而在可能伤害皮肤与穿大码旧衣服之间,苏洛洛果断选择大码旧衣服。

她穿好衣服,走到走廊,看到了两张微微泛红的脸,南彭澎突然走近,对准苏洛洛的脸颊猛掐,声音很惊愕:“你,你换衣服居然不关门!”

风南也瞟了苏洛洛几眼,眼神中似乎传达出一种无法言语的别样尴尬……

苏洛洛表示自己一个飞机板,还内|套|着一件小内|衣,这能有神马好尴尬的!

于是她十分平淡地回答:“唔……嗯”脸蛋虽然被掐,但她这次懒得挣扎。事实上,被掐脸将近一年的时间她都有些习惯了,只要掐脸的人手劲不是太大,她都懒得花费力气挣扎,因为,挣扎也是白费力气,没人会来解救她,顶多是其余人看着好捏,最后变成多几个人一起掐脸。

南彭澎似乎被囧了一下,手指都松开了苏洛洛的脸颊,张开口,好半会才喃喃低语:“你,你到底有没有,那什么自觉啊!”不过早就趁机闪身跑到前面,和风南一起走成并排的苏洛洛,是完全没听见的。

三人来到室外的小花园中心。

步履匆匆地穿过打理得不太精致的灌木丛,拨开眼前最后一条绿柳,没有了最后的遮挡物,灿烂的阳光直直地照向三人的眼窝,瞬息间展示出一片亮眼的碎金色,有点朦胧美但更多的是刺眼,苏洛洛眯了眯眼睛,然后站直了看过去,入眼的是三个坐得笔直的人,熟悉的大修女和陌生的两个男人,以及中间那个被小物件,或者说是小礼物堆得满满的圆桌。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