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乡村情愫

更新时间:2019-09-07 20:40:58

乡村情愫 已完结

乡村情愫

来源:落初 作者:老禅游记 分类:短篇 365bet体育网_365bet是骗人的吗_365bet体育足球赌博:曹小镇 人气:

365bet体育网_365bet是骗人的吗_365bet体育足球赌博是曹小镇的小说《乡村情愫》此文是老禅游记原创的短篇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位乡村医生与一个教师的淡淡情缘。揭示的是人与人的真情,行业之间的契合与纷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生情

吃好早饭,曹医生开车去诊所。

开了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穆老师的家附近,穆老师住在马路的东边约二百米。家门口一条大路和马路连接。她家的周围没有人家,邻居家都离得很远。

曹医生停下车来,仔细观察穆老师的家。

穆的家是一座小别墅式的建筑。品字形结构,南边两间,北面中间是楼梯间,左右两边是两个房间。楼上朝南突出的是两个房间,封闭式阳台。远远望去,楼上浅蓝色的窗帘依稀可见。在突出的两间中,东边一间南墙和上面的阳台齐平。西边的是客厅。客厅比东边的一间少一个阳台。凹在里面,南大门是三扇木质大门。

屋顶是欧式风格的。由多个人字屋顶组成的。朝南和西面的人字屋面上都有一扇小窗户,很是好看。后面还有两间平房,是平顶的,可能是个车库。整个院子都被围墙围着。围墙是那种用铸铁做成的铁栅栏和许多根墙柱围成的。墙住的顶上安有一个白色的灯罩。围墙的南大门是用不锈钢做的对开式的。两边的门墩很高,门墩前各有一个石头狮子,远远望去很是气派。

院子周围都是金黄的稻田。稻子马上要熟了,金黄的稻穗都垂下了腰,沉甸甸的。可以看出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

院子里长了许多树,远远望去,最显眼的是一株小叶黄杨,整个黄杨球大得可以遮住了西边的房间。后面平房边种有两棵龙爪槐,还有两棵高大的棕榈树。贴着南墙边长着一排柏树。在东边的房间前面还种有一棵雪松。雪松很高可能长了好多年了,“塔”顶已过了二楼。在围墙外的西边还有一棵高大的杨树。上面做有两个喜鹊窝,一群喜鹊站在窝边跳来跳去,很是好看。

“真是一所好院子,什么时候能去玩玩就好了。”曹医生心想。

欣赏完穆老师家的小院,曹医生骑上车向诊所开去。

一会儿就到了诊所,换好工作服来到诊疗室刚坐定。只见外面走进一个病人。

病人大约四十岁左右,中等个子,络腮胡子,穿一件深色的西服。来到曹医生跟前坐了下来。

曹医生问:“怎么啦?哪儿不舒服呀?”

医生,你看我的右脚拇趾与脚掌之间的关节有点红肿,手指一压的话,很痛。连走路都痛,左脚关节也有点痛。昨天还好的,一觉醒来,就忽然痛得厉害,是怎么回事呀?

“来,我看看。”曹医生低下头看了看病人的右脚。用手摸了摸。问:“你平时喝酒吗?”

嗯,常喝,每天可能要喝四瓶啤酒。中午两瓶,晚上两瓶。

哦,平时还喜欢吃什么?

没什么特别喜欢的,我家旁边有个做豆腐的。常买点嫩豆腐吃。

嗯原因就在这,看来以后要少吃这些东西了。

那为什么呀?医生,我这是什么病呀?

是痛风。这种毛病很麻烦,找上你可不是你的远气,它会永远伴随着你。看来你得长期服药了。

真这么严重吗?

说严重也不是太严重。只要你注意,就不会有多大问题。平时饮食方面注意少听吃那些富含蛋白质的食物。如豆制品:豆腐、豆干、豆芽等;还要少吃花生、芝麻、等干果类食品。另外要注意少吃动物Xing蛋白质类食品:如蛋类、肝脏、牛Nai、Nai酪等。要按时吃药。

另外要注意防止痛风的复发。平时要多饮水,不要喝含酒精的饮料,更不能再喝酒。要注意控制饮食,不要太胖。体重下降时,血中尿酸水平会自动降至正常或接近正常。

那好吧。唉,这个病真挺麻烦的,其他的东西不吃还可以,但不喝酒就难做到了。医生呀,少喝点米酒行吗?

不行,米酒也是酒呀,是含酒精的都要注意。给你配了布洛芬,先吃着,过几天再看看。到时候到卫生院里去化给一下血,看看尿酸是不是高。

哦,好的。谢谢曹医生!

送走了病人,曹医生拿出了本《中华临床医师杂志》医学书看了起来。

转眼已到了中午,吃好饭曹医生休息了一会儿。

一下午病人不多,曹医生闲着无事,又拿起那本《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看了起来。正看得精彩处,忽然手机响了。

曹医生拿出手机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号码。

按了一下接听键,另一边传来了优雅的声音。

喂,是曹医生吗?

是啊,你是?

哟,真是贵人多忘啊。听不出我的声音吗?

有点儿熟,真没听出来,你是?

我姓穆。

哦,知道了,你是穆老师。对吧。

嗯,总算听出来了。还不错。

哦,穆老师,有事吗?

还是为了我的那个学生。他这几天好了差不多了。我昨天给他补课时,正好他爸打电话回来。说是让孩子他爷爷去诊所再把你请过来,帮孩子看一下。如果好了,下周就让他去学校。可他爷爷这两天身体也不太好,又不会骑车。所以我就多事,把这件事应了下来。所以打电话给你,不知能不能给我个面子呀?

哟,没问题,既然穆老师开口了,我肯定随教随到。要我什么时候到呀?

我放学后去,大约四点半,你那时也该下班了吧,就五点吧。

那好,到时候见。

那我就代孩子家长谢谢曹医生啦。到时候不见不散。

挂了电话,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已四点了。曹医生内心一阵激动,真是老天有眼,又能见到想要见的人了。

曹医生来到寝室,洗了洗脸,梳了梳头,在镜子前照了又照,嗯,挺好。得换件衣服。于时又换了件西服。还顺手从抽屉里拿了盒口香糖放在口袋里。

曹医生又到前面转了一圈,所里很清闲,没有病人。护士小芹和药剂师小黄在药房里讲悄悄话。看见曹医生走来,抬头看了曹医生一眼。

咦,曹医生,今晚有约会呀?

什么约会呀,生意这么差,再这样下去饭也没得吃了,还约会呢。

不会的。这两天气比较暖。没人生病。过几天天凉了就好了。唉,曹医生,没有病人也是好事吗?说明人身体健康呀。

别贫了。好了,今天没病人,到时候就早点回家吧。

喂,真的,曹医生,今天穿这么整齐,是不是有什么约会呀?这件衣服可不是上班时穿的那件呀,穿这么整齐肯定是要去会情人吧。

哪有情人呀。好了,能回去了,四点半了。说着推出车准备去小陈家。

正说着,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吵吵。紧跟着,进来了辆车,车上坐了个人,只见坐车的那位右脚上流着血。裤管已被血淋湿了。

怎么啦。

修车时摔了一跤。不小心碰到了一块铁皮上。被铁皮划了个口子,快曹医生,帮忙处理一下。

好吧,来快点,把它扶到里面来。

来到急诊室里,曹医生边忙打开药箱,拿出消毒药水。帮病人处理了伤口,还给他打了破伤风针。

一阵忙活,终于将病人的伤口处理好了。

等送走了病人,不知不觉已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了,曹医生抬头一看,已五点十分了。“哟,不好,失约了。”曹医生心说。

“好吧,天已晚了,你们也早点走吧,我也走啦。”曹医生对小芹和小黄说。又转过头来向后面喊了声:“老张,晚上当心点儿,我们走啦。”说完曹医生急匆匆地开车向外走去。

曹医生今天肯定有约会,你信吗?

后面传来小芹和小黄的说笑声。

曹医生管不了这么多了,开了车飞快地向小陈家开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小陈家的楼下。停下车刚想往里走,只见穆老师正好从里面向外走,看到曹医生,马上停了下来。

哟,曹医生,我以为你不给我面子,不来了呢。

哪能呀,美女老师的面子能不给吗。唉,刚才正要出门,来了一个摔伤的病人,右腿摔破了,帮他处理了一下伤口,所以耽搁了。真不好意思。

哦,原来如此。

走吧,上去看看孩子去。于是穆老师带着曹医生又回到了楼上。

小陈坐在写字台前,在做作业。

哟,小伙子挺用功呀,嗯,看样子肯定是穆老师的得意门生。不然你们穆老师不会这么喜欢你的。

“曹医生好。”小陈看见曹医生来了连忙站起来和曹打招呼。

哦,你好!你好!来先躺下,我给你看看伤口。

嗯,伤口已经痊愈了。恢复得很好。

有哪儿不舒服吗?

没有啦,都挺好的。

哦,那就好,以后要小心,各方面都要注意。平时要加强锻炼,增强体质,要讲究卫生。注意不要受凉,吃东西也要注意,不能乱吃东西,也不要得太饱。知道吗?

知道啦。

小伙子,明天可以上学啦。省得你们穆老师天天给你加班。

噢,真好,明天能上学了。小陈高兴得跳了起来。

小心不要乱跳,运动量不能太大。

“我们走吧。”曹医生对穆老师说。

好吧,我们走吧。

小陈的爷爷正好上来,看到他们要走,连忙说:“这么晚了吃好饭走吧。”

不行呀,陈伯,我晚上还有事。要不,曹医生,你在这儿吃好饭再走吧。反正已晚了。

哦,不,我也有事。

那我们一起走吧。

两人一起走出了陈家。

穆老师,真有事呀,我看你是在撤谎呀。

你也真有事吗?我看你也在说谎吧。

两人都笑了起来。

“都没事,反正已晚了,走,我请你吃晚饭。”曹医生说

真的,我看还是免了吧,到时候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让人看见了不好。

有什么不好,不身正不怕影子斜。就吃顿饭,有什么好说的呀。走,没事的,给个面子吗,再说我还是第一次请美女吃饭,你不去,我多没面子呀。

这么说,这顿饭还非得吃不可啦。

就是,给个面子吧。

那好,走,吃饭去,肚子还真饿了。

不一会儿,两人来到了一个小饭馆。

小饭馆装修得还挺讲究。看见客人来了,老板连忙迎了出来。

两位吃饭呀,楼上有雅座。

两人在老板的带领下来到楼上。

说是雅座,其实说是一个小的单间。里面有一张小方桌,桌上摆着杯子。杯子里插着餐巾纸。靠墙有一张小桌子,上面放着茶具。

两人刚坐下,服务员就上来给两人各倒了一杯茶。还送来菜谱。

曹医生拿着菜谱放到了穆老师面前,“来,想吃什么,随便点。”

“真的,我可点啦。”穆老师笑着说。

穆老师拿着本子翻了翻,又还给了服务员,说:“小姐,还是让他点吧。我可不懂点菜。”

曹医生拿起菜谱,看了看,对服务员说。

就两个人。先弄几个冷盘:一个蒜香荷兰豆,一个桂花盐水鸭,一个Chun笋白拌鸡,还有一个香辣虾。再来两个热炒一个汤。先把冷菜上来,热的等会儿点。

一会儿,冷菜上来了,服务员问:“喝什么酒呀?”

曹医生转过脸问穆医生,“喝什么酒呀?”

不喝酒了,我不能喝的。

谁说你不会喝呀,上次在你学生家我就看出来了你能喝的。

哪里呀,硬撑的。

少喝点,来瓶红酒吧。

好的,服务员马上拿来一瓶红酒。曹医生拿过来一看是一瓶国产的张裕干红。“好吧,就这瓶吧。”

服务员麻利地开了瓶塞,给两位倒了一杯。转身就下去了。

来,穆老师,我敬你一杯。

曹医生端起酒杯,一口喝了半杯。然后看着穆老师,穆老师只好端起杯,也喝了一口。

嗯,好,来吃菜。

酒一下肚,曹医生的话就多起来了。

“晚点回去,你先生不来找你呀?”曹医生问。

他不在家,在北京工地上,平时很少回家。

哦,在做什么呀?

原来是做油漆的,现在改贴壁纸了。北方室内装潢,现在一般不做油漆了。那儿气候干燥,贴壁纸也不会受潮剥落。再说现在壁纸的种类很多,有些高档场所的氛围用油漆已无法淋漓尽致的表现了,所以现在流行贴壁纸。最贵的有好几千一个平方的呢。工序也不是很繁琐,所以也不是太辛苦。做了很长时间了,现在手下可能有近二十人吧,生意做得还行。

哦,挺好呀。那你现在是老板娘呀。

哪里呀,什么老板呀,糊点饭吃而已。现在外面生意也难做呀,到处要看别人脸色,稍有不对就得赔人笑脸。挺难的。不像你们医生,病人得看你们脸色。

谁说呀,我们对待病人还是挺客气的,你家老板在外面客户是上帝。我们也是呀,病人是上帝呀,哪敢得罪上帝呀。

来,干了,别光说话,也得喝酒吃菜呀。

喂,服务员,能上热菜了。

来啦!马上就到。隔壁的服务员答应着。

“曹医生,你们还没点热菜呀。”年轻的老板娘拿着菜谱走上来。看到穆老师,也很有礼貌地点了点头,说:“你好。”

哦,你好。生意不错呀,老板娘。

一般,一般。来,你们点一下热菜。

好的,曹医生把菜谱拿过来,递到了穆老师的面前。说:“热菜你来点吧。”

穆老师翻了翻菜谱。点了个“辣子脆肠”、“葱烧牛筋”。还给了曹医生,“够了,多了也浪费。”

曹医生看了看,又点了个“酸菜鱼”。最后又点了个“竹笋香菇汤”。

好吧,就这样吧,快点上。

老板娘答应着下楼去了。

不一会儿,热菜上来了。

“这儿的酸菜鱼还是烧得不错的,来尝尝。”曹医生说。

穆老师尝了一口,说:“嗯,不错,手艺不错。鱼肉很嫩,口感也不错。只是稍嫌辣了点儿,你吃不嫌辣吧。”

“嗯,还可以。其实我挺怕辣的。”曹说。

是吗,那你的Xing格应该不是那种暴燥的类型吧。

“嗯,你怎么知道的呀?”曹医生问。

人的饮食习惯和Xing格是有一定关系的。

噢,穆老师对饮食与Xing格还有研究呀。

哈哈,只是看过一些研究杂志而已。杂志上面说啦。你观察一下身边的人,如果他是一个嗜辣如命的人,那他脾气通常比较火暴,他们待人往往热情大方,但发起脾气来也很吓人,就像长老了的朝天椒,嚼一个在嘴里耳朵都会辣得嗡嗡作响。

你别说,刚才的比喻还真有点像,我就认识这样一个人,顿顿离不开辣椒,我们吃一个都辣得眼泪、鼻涕直流,可他却一点也感觉不到辣,吃在嘴里像是嚼的巧克力一样。遇到事风急火燎的,脾气可暴啦。我吧,属于中Xing,稍辣点也没事。对甜食也不偏好。

嗯,看来你的Xing格也应属于中Xing的,是吧?

“中XingXing格是一种什么Xing格呀?”曹医生问。

就是柔中有钢,粗中带细。遇事能拿得起放得下,不斤斤计较,但又讲究原则的那种。

可能吧。唉,不谈了,来喝酒。干了再说。

两人又端起了酒杯,喝完了杯中的酒,曹医生又给穆老师倒了一杯。

穆老师连忙阻止,说:“不能喝了,不能喝了。”

就这杯了,喝完了结束了。来慢慢喝,多吃点菜。

就这样,又喝了半杯,穆老师的脸已经红了,原先白净的脸蛋,加上点红韵,显得更加动人了。曹医生盯着穆老师的脸看呆了。

穆老师正吃着,忽然觉得曹医生不说话了,抬头一看,正和曹医生的目光撞个正着。

看什么哪?我脸上有字吗?

字倒没有,古人说得不象象错呀,秀色可餐。唉,真是呀,和美女吃饭,真是一种享受。即使不喝酒也醉了,你说呢。

“哪里话呀,我美吗?”穆老师笑着问曹医生。

嗯,真是美女呀,你没发现自己很美吗?

是吗,还是第一次听人这样面对面的说我美呢。

来再敬美女一杯,今天我们一醉方休,好吗?

不行啦,不行啦,脸都红啦。不能再喝了。

就最后一口了来,干了。说完伸手和穆老师的杯子碰了一下,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穆老师只好也端起了杯子,喝光了杯中酒。

“好吧,走吧。”穆老师说话已有点醉意了。

好吧,老板,结帐。

结了帐。穆老师拎想包站起来想走,重心有点儿不稳,晃了两下。曹医生连忙走上前,扶了她一下。

两人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小店。

来到外面,被风一吹,清醒了许多。穆老师笑着说:“我说不能喝了吧,现在好啦。你看我,真喝多了吧。走路都有点晃了。刚才在店里没好意思说,真多了。骑车回家是不行了,你送我吧。”

一听穆老师要自己送她回家,曹医生心想:好呀,正好到他家去看看。所以连忙说:“好吧。我帮你把车寄到前面的人家吧。你在这儿等一下。”说完从口袋里拿了一片口香糖给了穆老师。“来吃片口香糖。”

穆老师接过口香糖,曹医生接过穆老师的车,向前面的那户人家骑去。

一会儿就看见曹医生匆匆地向回来了。

等急了吧,好了,我们走吧。

酒后驾车,车子开得挺快。一会儿就到了穆老师的家。

穆老师拿出钥匙,开了大门。

听到开门声,里面传来了老人的声音。“是婧婧回来了吗?”

噢,是的,爸爸,还没睡哪。

没哪,在等你呢。

穆老师和曹医生来到了家门口,看见了说话的老人。

老人六十几岁,中等身材。花白的头发。慈眉善目的。看上去就让人有一种想亲近的感觉。看到穆老师身后的曹医生,老人连忙问:“婧婧呀,这位是……”

噢这位是诊所的曹医生。刚才在小陈家一起吃饭,我喝多了,曹医生送我回来的。

“噢,进来,进来。”老伴呀,给曹医生倒茶。

说话间,从里面走出来一位老人。个子不高,挺胖。老人很热情。端了杯茶送到曹医生面前。对曹医生说:“谢谢你呀,曹医生。谢谢!”

又转过脸,一脸严肃。对穆老师说:“婧婧呀,以后注意点,女孩子家喝这么多酒干嘛。”

曹医生忙说:“伯母呀,不是穆老师想喝呀,是人家盛情难却。唉,这人家太热情了。不喝不行呀。你看,我也离醉不远了。”

噢,以后都得注意呀,酒可不是好东西,喝多了开车不安全。

是,是,以后注意。

“好啦,妈。莫莫呢?他睡了吗?”穆老师问她妈。

刚睡。

噢,我回来啦,你们放心了吧,你们去睡吧。

两位老人转身向里走去。刚走两步。老人转身说:“曹医生,酒多了,等会儿走时小心点。车子开慢点儿,不要急,安全要紧。”

“知道啦,伯父、伯母。你们早点睡吧。我马上就走。”曹医生说。

老人转身离开了客厅。到隔壁房间里去睡了。老人卧室在客厅的隔壁。从客厅**出去是个走廊,走廊正对着楼梯。向东是走南边是老人的卧室,北半边还有两个房间。

“来,曹医生,坐。我给你倒茶去。”穆老师转身去倒茶。

曹医生这才注意看了穆老师家的客厅。

客厅布置很是讲究,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生机盎然。因为客厅里长着很多绿色植物,而且点缀得恰到好处。

墙壁和屋顶上都贴着质量上好的墙纸。面正对大门的北墙上是一面装饰镜。上面是一幅西方的抽象画。由于有了这面镜子,整个客厅显得更加开阔了。镜下是一张两人沙发,沙发的左边是通往隔壁房间的门。右边是一盆散尾葵。长得很茂盛。叶子遮住了三分之一的墙角。使得沙发的左边也罩在了叶子下面。

朝东的墙上错落地挂着几张十字绣,中间是一幅梅开五福。两边是两张抽象画。画下是是一张三人沙发。沙发的右首是一盆滴水观音。硕大的叶子也是占满了整个西南角。南边是一张一人沙发。一、二、三组合沙发都是布艺的。颜色是那种桔黄色的。沙发上放了几个靠背,点缀期间增添了几分情趣。沙发的的中间是一张几。茶几很是简洁、别致。很象一卷翻开的书。整体就是一块翻卷的玻璃。分为上下两层。底下安了四个滑轮。几面上放了个果盆,上面放了串葡萄,和几个红通通的苹果。下面放了几本书。

东面墙上挂着挺大的液晶电视。电视墙整个墙面是暗红色的壁纸。在电视的左上角和右下角是用另一种壁纸做成的镂空的图案。电视就衬在中间,显得很有个Xing。电视下是张电视柜,很简洁。工字形。上面放着一个很小的DVD。柜的两边放着两只音箱,不太高,刚好平柜面。在音箱的两旁,放着两盆绿色植物。是那种民间所说的“发财树”。都是五辫的,根很粗,树辫也很粗,叶子很茂盛,电视正好映衬期间,煞是好看。

抬头看,顶上是盏挺好看的灯。灯分两层。棕色的底座。灯镶在中间,四边挂着水晶链。下面一层和上面一样,看上去和整个房间很是协调。

大门后面是红色丝绒的落地窗帘。

“来,喝茶。”穆老师顺手从几下拿了块杯垫。将茶放在了垫上。

穆老师,你家的客厅很有品味呀,谁设计的呀?

夸奖了。这是我和老公一起设计的。怎么样,还可以吧。

“什么叫可以呀,我看用四个字概括比较恰当。”曹医生说。

哟,好的,我倒想听听是哪四个字。

“华而不俗,怎么样,概括得到位吧。一看就知道主人的品味。穆老师,你真行,我看你呀别当老师了,当老师有点屈才。你可以去当设计师了。”曹医生笑着说。

“哪里呀,过奖,过奖了。来喝杯茶吧。”穆老师边说边端起茶杯,送到了曹医生面前。曹医生伸手上前接茶杯,双手乘机握住了穆老师的手。

穆老师一愣。但手没有立刻缩回去。忽然隔壁传来“咯噔”一声响。穆老师慌忙抽回手,急忙到隔壁去看。一会儿跑回来了,说:“没什么,是电视机的遥控掉地上了。”

噢。曹医生有些不自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低头看见几下的书,便随手拿了一本,一看是本《知音》。

“你订的呀?”曹医生问。

嗯,订的,平时没事做,订了份《知音》和《读者》。睡前看看,白天也没空。

这两份杂志挺好,我也常看,不过我没订,平时不在家,邮递员投递不方便。所以不订了,改成了到期就买,只买本《读者》,一期也不落。

“你倒会取巧呀。这个方法挺好。”穆老师用欣赏的眼光看着曹医生。

“当、当、当,”隔壁传来了钟声。

曹医生拿出手机看了看,已是十点了。

曹医生看了穆老师一眼,发现穆老师也正盯着自己看呢。

四眼一对,穆老师脸红了,低下头。

曹医生一看,不行了。心想,不能再呆了,再呆下去会发生故事了。

所以曹医生连忙站起来。穆老师抬起头来,看着曹医生说:“怎么,要走呀?”

时间不早了,能回去了。太晚了不好。

那好吧,穆老师站起来,“走,我送送你。”

到家后,曹医生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好久才睡着。刚才的一幕,象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反复。

各位书友,读完后期待您的推荐。方法:就是在左侧封面下的栏目中间有个“投推荐票”栏,点击投票。另外,章节下面也有。点击投票即可。谢谢。

落初文学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