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田园有女:绝色公子来抱抱

更新时间:2019-09-22 19:35:43

田园有女:绝色公子来抱抱 连载中

田园有女:绝色公子来抱抱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多彩美七 分类:穿越 365bet体育网_365bet是骗人的吗_365bet体育足球赌博:齐双阿姐 人气:

多彩美七新书《田园有女:绝色公子来抱抱》由多彩美七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365bet体育网_365bet是骗人的吗_365bet体育足球赌博齐双阿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庆功宴上喝大了,一朝醒来,穿越到了个穷乡僻壤的地方。 当场从恶妇人手里救下一个小包子,却被包子一句“我是你儿子”惊到恢复记忆。 此生无爹无娘还没厨房,家里养着妹妹和包子,还有阿奶婶婶来算计,最可怕的还是没啥吃! 还好穿越君附送一随身空间,打怪升级不成问题。 只是,山中的小冤家猎人,还有竹林中的画中仙子,为何这样相似? 都别来勾引她,她不好色,她只爱赚钱养包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然而,还没等她摆好造型,就只觉身子突然被无形的东西一个拉扯,她一下就跳回到了竹林里。于是她惊魂未定地发觉,时间到了空间就自动将她给踢出来了?!

但是,立即,她又惊惶的瞪大眼四下去看,野猪呢?

没看到野猪,她这才稍松了口看,看来,恐怕已经不知跑哪里去了,但是,危险并不能解除,她还是决定先躲进草丛里。四下找找,她快速走向附近最茂盛的草从,当她一扒开半人高的草枝,却赫然看到里面的地上躺着一头黑肥黑肥的……野猪?!

“啊!”她吓的尖叫一声,本能的后跳了一步。但是立即又发现,那猪一动不动,眼睛上面还插着一根箭,猪血也是流了一地,看来,是已经死了的。

她心有余悸地退出草丛,突然就迎上了一个匆忙奔过来的一个人,是裴天匀。他一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就一松,然后突然又严厉地道:“你去哪儿了?!”

齐双本就受了惊吓,现在又被他突然吼了一声,当下懵圈,“我……我就躲在草丛里。”她随便指了下别处。

裴天匀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慢慢走近,胸脯一上一下的起伏着,不知道是累的还是气的。他的衣服上还沾着血迹,头发也有点乱,看起来刚才是经过了激烈的拼杀,虽然样子有点狼狈,可是他的神色,却是很让人敬佩的那种壮烈。

“是你……杀死了野猪啊,那么厉害……”齐双被他的气焰吓到,本能的想讨好他一句,以缓和他的情绪,但她话没说完,他却突然伸开双臂硬生生将她抱在怀里。

齐双彻底懵了,这是啥情况?

“我以为你被野猪吃了。”裴天匀的声音低哑,隐隐带着愧疚、悔恨和惶恐。

齐双却惊讶的瞪大眼睛,他以为她被吃掉了?所以,他刚才是在害怕吗?他刚才是去找她了?

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心情复杂。“我……也没有那么怂了,我也是有功夫的。”

“可是你腿受了伤,你哪里跑得掉?”裴天匀松开她一点,一脸庆幸地看着她,“真是太好了,原来你没死。不然,我后半辈子都不得安生。”

齐双哼了一声,“我就算没跑的本事,我还没藏的本事啊。”

裴天匀哧的一声,笑了,眼睛里闪动着愉悦的光芒,神情里却有放松后下来后的疲惫。“总之太好了,你活着。”

“你刚才……担心我?”不知为何,齐双突然觉得心里甜丝丝的,说不出来的窃喜。

裴天匀竟然没有呛她,而是很乖巧的承认,“嗯。”

齐双诧异的眨了眨眼,突然老脸一红,害羞的低下头。

“对了,你刚才躲在哪片草丛?我到处都找了,找不到你,真的吓到我了。如果不是剥开野猪的肚子,没有看到你,我一定会急疯的。”

剥开野猪的肚子……

齐双下意识的再仔细朝那草丛里看,那只野猪的肚子,果然被剥了……呃,好血腥……虽然她也常见血,但是这么残暴的行为,还是让她心里颤了一颤,再看向裴天匀时,就好像在看一个屠夫。亏他长的这么清秀,难以想像剥野猪时的凶残。

裴天匀见她复杂的表情,笑着说:“你一个姑娘家,别看它了。对了,我已经帮你捉到了两只野鸡,在那边,我去拿。”说罢转身,轻快的跑上一个山头。

待他一离开,齐双才回过味儿来,方才在空间里她不是打算出来狠狠整他的吗?怎么这么傻乎乎的就忘了?

很快,裴天匀提溜着两只活野鸡走了回来,一脸胜利的笑容,“两只很壮的,一公一母。”

齐双见他只用绳子将两只鸡的爪子系着,并未伤到鸡的分毫,连鸡毛都油光发亮,齐齐整整,看来他抓的时候很小心。

“谢了。”她绷着脸敷衍了句。

裴天匀对她的态度有些意外,想了想,问:“是不是嫌少?我再去抓。”

“少什么少,我要是刚才被野猪咬死了,你抓多少鸡也没用。”

裴天匀先是被她冲的一怔,然后将野鸡往地上一丢,纵眉道:“是你哭哭涕涕让我去抓鸡的。”他哪知道他一走,野猪就来了。

齐双见他还敢顶嘴,立即炸毛,“我为什么让你抓鸡,还不是你害我伤了腿,害得我今天一无所获!还不都怪你!”

裴天匀望着她,沉默了一会儿,破天荒的没有再跟她抬扛,而是突然说了句:“对不起。”

“……”齐双到嘴边的话又咽回去了。不由得诧异的观察他的表情。

“都是我的错,让你受苦了。”裴天匀嘴角轻扬,眼睛里有淡淡的愧疚。不管如何,他是个大男人,不该跟一个小姑娘斤斤计较。

齐双顿时有点不知所措了。其实今天的事儿,完全就是意外加巧合,真的不能全怪他。

裴天匀不再纠结这些,而是弯腰将地上的野鸡拾起来,放到她后背的筐子里,温和地说:“这里太危险,我还是先背你下山。”说罢,走到她身前,给她个背面稍稍下蹲。

齐双真的是……半丝脾气也发不出来了。

望着他精瘦的背,有点儿犹豫。

“不是已经有收获了吗?还不甘心?”裴天匀的声音微带笑意。他是在笑她吗?不过,笑声里却并无恶意。

齐双翻了个白眼,懒得再跟他斗嘴,于是,便试着趴了上去。裴天匀抿唇一笑,抱住她的腿往上一起,便背起她朝下山的小路走。

他身材是瘦瘦高高的,没想到还这么结实,趴在上面很牢固,一点儿也不担心会掉下来。他走路很稳,背着她也显得很轻松。

“哎……你叫什么?”见过了两次,还只是叫他哎哎的,有点儿怪。他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

“你就叫我非衣好了。”他淡淡地答。

“非衣?听起来怪怪的。”

“习惯了就好了。”

“嗯,哎,非衣,你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好?”一定是她魅力大!

“我可从没想过害你,我又不是坏人。”裴天匀笑了笑。

“那你记着,我叫齐双。对了,我下次来还能见到你吗?”

裴天匀回头看了她一眼,偏巧她正趴在他肩膀,察觉脸儿离的太近,连忙又扭回去,只是声音稍有严肃,“你还敢来?别闹了,这里真的很危险。你想打猎,到小的山头去,那里没这种大野兽。”

齐双听了不高兴,不仅是他质疑她的本领,而是……他避开了他们能不能见到的问题。看来他对她好,只是一时因为愧疚,其实心里说不定觉得她是个大麻烦,早送走早轻松。

“这几天你好好在家养伤,如果伤口有变,记得及时找大夫瞧瞧。”

齐双心情虽然低落了,但听到他的叮嘱,还是应了声,“嗯。”

裴天匀只觉得背上的她很安静,只道她是被刚才的事给吓着了,才这么乖顺,心里还是有点儿怜惜,有点心欣喜。这样也好,下次就不敢这么冒失了,唉,真是没见过这么胆大包天的姑娘。

下山的路很远,但是有他背着走,居然很顺畅很迅速。没多久,他们就出了深山,来到了山脚下。

齐双拍了拍他,“好了,放我下来吧。”

“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到村里。”就算最近的村庄,也得走半个时辰,她哪里能行。

齐双却坚持要下来,在他背上扭动,“放我下来。”

裴天匀无奈,就停下步子,微蹲了下先将她放下。

齐双刚一站好,突然一抬手掌对着他的后颈劈过去!

裴天匀竟然像有预备,丝毫不慌乱的反手一握,动作准确敏捷,有力的扣住了她的手腕。

齐双一惊,他后面长眼睛呀!这敏锐度也太厉害了!

裴天匀迅速回转身,手握着她的手腕并不松开,严峻地看着她,“为什么?”

“你在这么情况下都对我没有丝毫的放松戒备?看来你也并非真的对我好。”齐双手腕有点痛,但却佯装无恙。

裴天匀略气恼的松开了她,道:“我不是对你有防备,而是一切对我有攻击的任何微小风声,我都会本能的反击。如果不是知道身后的是你,你的手臂已经断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